30歲的毛凱(化名)是浙江海鹽人。2011年,毛凱進入杭州某房地產公司做房產銷售,到2018年離職,積累了不少資源和人脈。

2018年7月,自認業務嫻熟的毛凱創立了自己的房產中介公司。但是,單干并不容易,從創立公司到當年年底,中介公司虧損了好幾十萬元,資金周轉困難,連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了。

毛凱與妻子還貸款買了一輛保時捷、一輛寶馬,每月的車貸加房貸也要好幾萬元。員工工資、公司房租、車貸房貸、家庭開銷……這些壓力讓毛凱感覺心力交瘁。

已認購的房子 拿來繼續賣

“我手上有一套地段極佳的房子,是內部人員留下的,價格便宜,但是需要40萬元中介費,有沒有興趣?”2018年10月初,毛凱聯系上了老客戶江軍(化名)。

當時,周邊房價已達每平方米近2萬元,而這套房子只要1萬元出頭。毛凱說,這套房子是他之前工作過的房地產開發公司的房產,江軍一點都沒有懷疑,當即給毛凱轉賬15萬元,并與毛凱的房產中介公司簽訂了書面代買協議。

實際上,這套房早在2017年12月就已被人認購,毛凱根本不可能代購到。11月初,毛凱又向江軍要了5萬元中介費。

2019年4月,辦理好落戶的江軍有了在杭購房資格,于是開始拼命催毛凱簽合同。7月,被催煩的毛凱帶著江軍來到售樓中心,獨自開具了一張19.5萬元的發票,并告訴江軍這是房子的首付。其實,他只是去買了一個車位而已。

幾天后,毛凱又拿來一份“浙江省商品房買賣的空白合同”,合同上面蓋有房產公司的公章,這下江軍放心了。其實,那個公章是毛凱在網上找人私刻的。直到毛凱被抓,江軍才發現上當受騙,損失近60萬元。

拆東墻補西墻 窟窿越來越大

2019年7月,毛凱的騙局越來越難以為繼,其中一名被害人還看出房產合同有問題,要求他退還費用。之前騙來的300多萬元已經花光了,毛凱決定再干幾票“大的”。

“我在黃金地段有兩套房子,已經內部搖號了,價格是1.2萬元/平方米,傭金30萬元,需要的話把傭金趕緊打給我,不然就被搶走了?!?月底,毛凱給客戶徐林(化名)打電話。當天,對方就把30萬元打給了他。

沒過幾天,徐林帶著老婆、妹夫一起趕到杭州看房。他們對房子很滿意,當天又打了15萬元給毛凱買車位。8月5日,徐林又給毛凱轉了20萬元辦理網簽。

“售樓中心人太多,我賣給你們的又是內部房子,所以我們就在這里把合同簽了吧?!?月1日,在小區售樓處的地下室,毛凱讓徐林簽訂了購房合同和貸款合同,當天他又拿到了56萬元首付款。一下子,毛凱就用這套早在2017年就已經認購掉的房子騙了徐林121萬元。

2019年10月,所涉房屋所在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到公安機關報案。10月23日,毛凱被公安機關抓獲。

經查,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間,毛凱謊稱可以拿到低價房源,偽造印章并多次冒用該公司名義,與多名被害人簽訂房屋認購協議、商品買賣合同,同時以收取定金、服務費或房款為由,騙取10余名被害人共計700余萬元。

近日,毛凱因涉嫌合同詐騙罪被余杭區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。